追得上風嗎?

Nara

我們終其一生
都在不斷地做選擇

但即使你成為了全世界最有錢的人
仍無法選擇出生, 物種與膚色


我在國一前夕, 才學會騎腳踏車. 在國三前夕, 學會騎機車, 這兩段在前一篇有解釋, 就不多說了. 在高二前夕, 學會騎檔車, 記得是朋友借我的追風, 不過我真正第一次騎檔車, 是Billy借我一台他跟網友借的NSR150, 在某個廣場繞圈圈.

但我一直到現在, 還是沒能騎好腳踏車, 也沒能騎好檔車, 都只是會騎而已. 速克達對我是相對有優勢的類型, 但也僅是比上不足, 比下有餘.

但若與選手相比, 絕對是吊車尾, 與小老婆大魔王騎同一台車, 先跑會被追上, 後跑會被放掉. 如果跟不要命的小屁孩比, 我也鐵定被放掉.

自從某次小老婆北宜聚會時, 發現我對前方超過兩台汽車以上的車陣, 已無心跨線超越後, 我知道我已不再年輕. 在2012那年的賽車訓練班, 摔斷ACL後, 雖然隔一年半後就復原有7成以上, 但一來年紀漸長, 二來也沒車可騎, 那時期胖頂客狀況已不太好了.

雖如此, 我仍熱愛機車, 只有油車, 無論二行程或四行程, 只有電車, 到目前我還是無法喜歡.

第一台我所擁有的車, 應該是Dio50可動版, 可惜當年盜車猖獗, 一周的新車就這樣, 再也見不著了.

接著是我哥的迪爵125中古車, 不過沒多久, 又被我自負的高職同學, 載我在外木山的某個左彎大翻車摔壞了, 雖然可以修理, 但狀況也不太好, 後來似乎送給我舅舅當代步車了.

我哥後來則買了阿帝拉125新車, 我哥都是拿來通勤, 後來有被我借用, 不過那段時間的事情, 我已記不太清楚了.

Hot50是陪伴我高職一年的好車, 除了上課, 打工, 泡妞與追風外, 也認識了幾位越野同好, 後來也在羅夢改65半套, 主要是換汽缸, 活塞, 調整傳動, 那時幫我改車的人, 是現在知名A組選手, 某知名排氣管老闆, 阿良.

那時的阿良總愛戴鴨舌帽, 菸與檳榔不離手, 改車騎車真有一套, 愛孤輪.

最後是因為迷上電腦, 把Hot50賣掉, 拿去買一條16MB的DRAM裝IBM OS/2 Warp 3.0

沒車的那段期間, 應該就是借用我哥的車, 靠同學接送, 或搭公車上下學. 後來接了朋友的二手NSR150, 沒付錢, 因為朋友去當兵, 先借我頂著先, 那剩下的一年都騎著NSR150到處鬼混, 高職畢業前, 就把車還給朋友, 說要去台北工作, 用不上了.

高職畢業後, 到台北上班, 每日都搭電聯車通勤, 直到專科後, 才又買了奔騰125初代, 一樣又是拿來上課, 打工, 泡妞跟追風. 奔騰125從這時就一直陪伴我, 直到2007年我換了胖頂250.

奔騰125曾陪我首次環島, 無數次在北宜追風. 從輪胎換成BT39ss開始, 接著改剎車, 還記得是Tango226碟盤, 接著改12吋輪框, 上BT601ss輪胎, 配普利珠盤, 改大小彈簧, 離合器噴漆, 搪缸改汽門, 削缸頭, 換化油器, 改排氣管, 改到出辛亥隧道縮缸, 只好換車了.

換胖頂250的第一年, 其實很不平靜, 這車不知是設計瑕疵, 還是組裝有難度, 第一年保固內, 換了兩顆化油器, 數不清的電系配件, 離合器, CDI, 發電機轉子, 換到我都記不得到底換過了什麼.

胖頂250改裝就少了, 只有輪胎, 剎車閹掉UBS改前後分離, 上馬車125的仿NISSIN卡鉗, 換普利珠. 陪我上山下海, 四次環島, 載我當時女友, 現任老婆環了南半島, 最後仍難逃買菜車命運, 報廢當零件車賣了.

同事與朋友看我照片有重機, 常問我的車呢? 還有在騎車嗎? 其實我從未買過大型重機, 我騎得大重不是租來的, 就是原廠試乘, 還有小老婆大魔王的私家車.

或許將來某天會買, 也或許不會, 又或許燭火又點起導火線時, 會看到我在騎大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