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動

Arthur Grumiaux

Philips於1991年推出的Complete Mozart Edition, 共45套盒裝, 180片CD, 是柏林圍牆倒塌後的隔年出版, 或許是印上非西德製的前幾批全銀圈版.

但這些很了不起嗎? 版本的追求與收藏不過是另一種執念.


昨天提到Jacky, 他與我相同的興趣除了音響與音樂外, 還有車, 雖然認識他時, 他熱衷汽車遠大於機車, 不過他仍保有一台FZR150.

另一個緣份也在他家附近發生, 在我當兵時, 某次由新店Michael兄帶隊, Billy與他前女友, 還有我一同去Jacky家同一條巷的巷子底, 拜訪已故林宜勝老師, 我記得那時老師菸不離手, 當天興致一來還開了瓶紅酒, 談到音樂就開心, 說到音響就嚴肅, 這是當天給我的感覺.

說到音響嚴肅, 是因為我被陷害, 帶了條Power Source電源線過去, 他使用的線材多是軍規小黑線, 對發燒線嗤之以鼻, 一臉嚴肅地對我說: 這些東西帶來的究竟是改變還是改善?

當天的我無法回答, 至今若要我回答, 我想我會說: 好聽就是改善, 不好聽就是改變, 聽了就知道.

老師用得器材, 黑膠唱盤是正切臂, 前級是Cello調色盤, 其餘我完全記不得.

談到音樂開心, 在播放某張我不認得的古典樂時, 雜音連連, 老師拿起裝水的噴霧器, 直接對著播放中的黑膠唱片噴上去, 雜音瞬間減少甚多, 在許多人眼中, 這是不可能做的動作, 但老師只隨興的說了句: 我們追求的不就是這一片刻的美好嗎? 我看著老師手夾紅酒杯, 開心的跟著哼著旋律…

當天這兩句話影響我音樂音響之路甚多.

說到開心, 新店Michael兄, 某次Billy與我去他家打擾, 系統仍是那套我心目中的夢幻: Linn Sondek LP12, Rogers LS5/9, 拓樸Village 300B, 這套系統雖沒有極高極低, 但能聽見音樂的流動..

當晚新店Michael兄貪杯多喝了幾杯溫清酒, 手舞足蹈地說要帶著Billy和我看見指揮的身法, 接著開心地哼著貝多芬的交響曲, 應當是命運吧? 我想當晚他也追求到了那一片刻的美好, 即使不全然是因為音樂.

對於音響, 我們能用各種名詞或科技去形容, 去分析, 去量化, 透過這種手法, 去呈現出編輯聽到的模樣, 或是想像的意圖.

然而音樂呢? 看來似乎簡單的多, 能讓人感動的音樂就是好音樂.

曾有前輩說過: 在街上戴著耳機聽著黑人嘻哈音樂的國中生, 跟我們在家用高級音響撥放出的古典樂, 所聽到的感動是一樣的. 這段話, 我舉雙手100%贊成.

但實際上呢? 我們如何客觀地介紹一曲好音樂, 帶著聽眾與我們同樂?

是否想過? 每一首曲目都是美好的, 那些評論的背後, 或許只是自己無法融入流動的音樂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