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止

Hallstedt

世界用他自己的步伐
不停地轉動著

我們應該繼續跟著人群轉動
還是該找出自己的步伐?


第一次打工, 記得是小六, 跟著同學去流水席當服務生, 洗餐盤, 打掃, 錢少得可憐, 累得比狗還像狗.

國中時, 則跟同學一起去工地當水電學徒, 應該是國三吧? 記不得了. 高職曾去加油站打工, 去海鮮餐廳當服務生, 後來又去便利商店做大夜班, 不過似乎都做不久.

畢業後曾到親戚家做電腦工程師, 那時網際網路剛起步, 做沒多久就決定自己去外面闖闖了, 後來到了某ISP當夜班OP, 做了幾個月, 覺得大夜班真沒辦法做久, 就開始到處跳槽, 很少在一家公司待超過半年, 想到處看看不同技術, 不同文化, 不同人事物.

跳了幾間後, 某天發現薪水越來越高, 開始覺得莫名其妙, 做的事大同小異, 也都不難. 怎麼業界那麼多人領高薪, 工作內容卻如此簡單, 重複性又高, 還能做高位? 不過這時已準備等當兵, 還是先玩玩音響吧, 而且正值網路泡沫化, 想太多也無用.

還曾與某公司同事, 一起做某政府單位標案, 某主管讓兩家廠商同時簡報, 面對面互嗆, 但對方講出的話實在破綻百出, 兩三句就被嗆到面紅耳赤, 雖然我也不願意.

這段時間認識很多很多樂友, 可惜現在大多沒有聯絡了, 但鬥機改機嘴砲那段期間, 還真令人懷念. 期間還去考了人壽保險證照, 反正等當兵, 多看看也好.

入伍前最後一份零工, 應該是某入口網站的大夜班OP, 那時玩音響很瘋, 上班不是睡覺打混, 就是溜出去, 透過工地與自學的經驗, 幫朋友拉專線, 好像曾幫四位朋友拉過線, 從沒收過工錢, 只有收料錢, 因為都是為了好玩.

退伍後則到了某企業當工程師, 但說真的, 那時對電腦已生疏不少, 而且入伍前的資安經歷早已不敷使用, 我也沒繼續追. 開始覺得對未來茫茫然, 不知所措.

過了半年多, 覺得自己必須有所改變, 於是離職想換跑道, 結果公司同事一堆人離職, 說要做標案, 我也跟著去… 但對標案這種生態, 還真無法習慣.

做沒多久, 後來跑去某台灣小原廠當MIS/QA小主管, 認識了小老婆站長, 同時再次迷上機車, 那好像是2004年, 好景不常, 做了半年多, 身體微恙, 查也查不出問題, 也許是壓力太大吧, 休息一陣子就沒事了.

這期間首次單人環島, 去新竹安駕練車, 去考大型重機駕照, 去河岸留言流連忘返, 去國家音樂廳打瞌睡.

後來透過貴人介紹, 就在某企業工作到現在, 算算也將滿13年了, 這是一家很穩定的公司, 這段期間也算安分守己, 也結識許多貴人朋友, 還越來越多, 真的很感恩貴人朋友們.

但我的時間是否靜止了呢? 安居樂業很好, 該學的技術大多有跟上, 騎車技術雖退步, 仍保有熱情, 音樂音響雖偶然淡忘, 卻沒離開過.

究竟是何原因, 我總覺得我的時間似乎靜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