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你聽我

Audio Room

    聽的是你, 聽的是我
    你的喜好, 我的鄉愁

    夜色無窮, 晝日無盡
    如影隨形, 如夢幻影


記得小時候, 家裡有台高級收音機組合, 可聽AM/FM, 有雙卡式錄音帶可供播放錄音或對拷, 與近期流線外觀的床頭音響不相同是.. 那年代通常長得四四方方有菱有角, 中間是主機, 兩側是喇叭, 色調非金即銀, 有著全機械式按鈕, 調幅表頭, 天線與汽車類似, 金屬材質可伸縮, 但後來不知被我拆了去打哪場仗.

那時聽最多的是廣播, 唯一絕不能錯過的, 是中廣在每天凌晨00:10開播: 司馬中原講鬼 午夜奇譚. 一邊時間通常聽音樂台, 民歌多, 偶而會有西洋老歌, 還有新聞也都是從廣播聽來的, 電視是好一陣子以後的事情了.

往後幾年, 幾乎都是流行歌曲的天下, 身旁的同學朋友, 隨口都能哼唱幾句當年香港四大天王的歌曲, 當然還有陪伴我們長大的Beyond, 草蜢, 小虎隊和林志穎, 後來國中將畢業時, 則是鄭智化的星星點燈, 豬頭皮的外好汝甘知, 最能帶我們遠離那畢業的傷愁.

在即將升國中時, 我們家終於買了個頂樓的公寓, 樓梯很長很長, 一開始回家總覺得在受罪, 習慣了後, 反倒開始欣賞別人受罪(尤其是同學).. 那年我哥因為升學, 擁有一台時下流行的卡帶隨身聽, 除了印象深刻的A dear John letter外, 第一次聽到印象深刻的古典樂則是Mozart Symphony No.40 in G minor, K.550, 到目前仍無法脫離第一樂章前奏帶給我的枷鎖, 這並非指有什麼負面的經歷, 而是到現在為止, 聽到那響起的旋律, 仍會讓我回到那一剎那停頓的美好時光, 但若以佛教的論點來看, 這就是執念, 即使是美好的回憶.

到了高中打工存有點小錢後, 第一次翻閱音響論壇雜誌, 老實說根本看不懂, 尤其對於一個從國中就把課本丟在學校的學生來說.

最後到了雅瑟音響門市, 購入了人生第一套音響: USHER V9801 初代喇叭 + USHER AU-7500 綜合擴大機, 線材是店家送的光華牌發燒線, 訊源則是第二次存夠錢, 到中華街隨便找幾家店家詢價後, 購入早已鎖定的Marantz CD-38(1997生產, 已採用Philips CDM12.1光學讀取頭), 陪伴了我高職兩年多的時光, 再加上一年的大夜班打工時期, 直到我搬離了老家, 當了兩年多的偽淡水人.

在淡水念了三年書, 第二年就對音響難以忘懷, 又去打工存了點小錢後, 到上新聯晴買了套售價台幣9900的音響組合: AMC A2-10 小書架喇叭 + NAD 510 CDP + NAD 310 綜合擴大機, 後來還去非常音響買了一對Power Source XP-2000, 那是我第一對買的發燒線材, 也是日後與樂音小林認識的契機之一, 訊號線忘了在哪買的Acrotec 6N-2010, 喇叭線還在我老家的系統上服役, 訊號線還跟在我身邊, 我念舊, 捨不得賣, 這又是執念了.

等當兵的時期也沒閒著, 到處認識樂友, 到處增廣見聞, 那時期過得很快樂, 因為不懂音樂也不懂音響, 每天都在吸收新知, 愛樂者與工地水電領班不同, 不懂會教你而不是罵你, 或是讓你赤著手去攪水泥抹壁, 卻不跟你說回家要記得擦乳液, 讓你隔天滿手洞, 然後繼續攪水泥抹壁.

去當兵時, Diyzone正夯, 也跟風買了一些套件回來玩, 目前只剩仿Pass的唱頭放大器還服役中, 前後級及Fostex FE103M的背負號角喇叭都在往後幾年, 陸續出清了.. 那年對全音域正有興趣, FE103M的小尺寸根本無法滿足我, 後來透過朋友在Amazon買了對Philips 9710M的八吋全音域單體, 與MyAV網兄Bulldog購入樺木製造的FE208專用背負號角音響(超重!), 聽了幾年全音域, 也跟著朋友去聽了開放障板等系統, 但仍對多音路單體產生的厚實飽滿感難以忘懷, 最後買了對劇院落地喇叭Wharfedale Diamond 8.4回來玩, 順便出清了FE103M.

從這時起, 不知哪根筋不對, 終於對反覆地更換器材感到厭倦, 轉而開始瘋狂的收集CD與黑膠, 再慢慢地重新入門古典樂, 那是2004年, 我記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