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歸塵 土歸土

若能選擇一種方式讓我能痛快地死去
我想我可能會想要騎著MotoGP廠車
在大直線底六檔飆到333km/h準備跟大家說再見

富貴百年能幾何,死生一度人皆有 – 李白


小時候, 我是個很愛出風頭的小屁孩, 尤其是國小時期, 總認為自己無所不能, 還好, 在摔倒個幾次後, 很快就明瞭世事難預料.

而在谷底的時期, 陪我渡過的是國中死黨, 雖然我們之間的距離, 隨著年齡也同樣成長了, 但我仍然記得那些年的美好, 即使我們大家都進入其他階段了.. 當年拉我一把的貴人是Billy, 或許他不明白, 另一貴人是Shiming, 因為看著他們的背影, 讓我更一頭熱地往技術鑽研, 才有今天的不良中年.

生活的貴人可多了, 樂音小林, 阿豐, Jacky, 退伍後出社會的同事小老婆站長, 小老婆站長夫人, 小老婆創站元老, GDman, Conrad, 小白, 詩姐, Vincent, Jackie, May, Yvonne, Richard, Vivienne, 多到數不清啊, 真的感恩, 他們都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 拉了我一把, 因為我不愛說, 所以他們不知道.

突然覺得Blog很適合寫遺書, 搭配版本控制, 還能看到第一版到最新版的異動, 甚至還能回朔到上一版遺書, 真鮮.

其實我從專科時期就有寫遺書的習慣, 只是我不愛說, 也沒人知道, 接觸佛法後, 開始覺得百無禁忌, 現在只要出國或有重大事件, 就要檢視遺書, 其實內容都沒什麼大變化, 該留給誰的, 想要給誰的, 很早就想清楚了.

人生短短數十載, 真的要把握珍惜, 沒有什麼話不能說, 沒有什麼事不能討論, 及時行樂, 及時孝順, 過著自己想要的生活, 不要造成他人困擾, 如此就沒什麼遺憾了.

我在高職以前, 是個很喜歡參與團體的小屁孩, 但高職因生活圈的關係, 開始逐漸孤獨, 也不排斥也不歡喜, 只是獨自認真地過活, 一邊打工, 一邊聽音樂, 一邊騎車, 一邊把妹, 當然蠢事也同樣做了不少.

退伍出了社會後, 自然而然的一慣過活, 活來自在, 去時輕鬆, 若能一直如此過活, 此生足矣.